苏打黄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但在也许只能活下一个人的情况下,卫茂不可能选择自己苟活,单说他能被汪直从京城带到这里来,忠心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最后如果汪直死了,他反而活着,就算能够回去,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汪公,与其两个人都折在这里,不如属下拼一拼,若是属下有个万一,我的家人,还请汪公照料一二……”

  “照料个屁!”汪直打断他,“你的家人你自己照顾去,老子没兴趣管他们!你少废话,我听着烦!你以为你死了,我就能逃出去,别做梦了,现在两个人胜算反倒还大些!你若敢自作主张,回去老子一定把你家给抄了!”

  “汪公……”卫茂热泪盈眶,手里紧紧握着刀柄。

  “别跟娘儿们似的磨叽,杀!”

  沙暴之中,暗无天日,鬼魂的嘶喊声不绝于耳,对人的意志力是一大考验,汪直与卫茂纵然心硬如铁,又不能假装耳朵是聋的,久而久之,难免在出手时受到影响,这就正中了敌人的下怀。

  二人配合无间,一攻一守,又杀退了一波袭击,顺便又解决掉敌方一人,但汪直也因此又挂了彩,肩膀上被砍了一刀。

  “唐润青那龟孙子平日里不是鬼主意最多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见人影,死到哪里去了!”汪公公骂人骂得顺口,从白莲教到唐泛无一幸免,当然,他也知道唐泛他们现在很可能也自顾不暇,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过过嘴瘾。

  卫茂苦笑,知道自家厂公这也是借着骂人来提神。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朵动了动,不由喜道:“汪公,您听,是不是救兵来了?”

  汪直停下骂声。

  他也注意到了,原本包围他们的人好像少了点,攻势一缓,二人的压力也骤减。

  风沙之中,刀枪剑鸣之声隐隐传来,动静更加鲜活,与萦绕耳边的阴兵厮杀还是可以区分开来的。

  难道真的有人过来救他们?

  汪直不及细想,当机立断道:“趁机多杀几个,上!”

  二人提气飞掠出去,与对方杀作一团。

  白莲教的人似乎没有想到已然成为瓮中之鳖的汪直等人居然还有一拼之力,再加上从外部突如其来的攻击,猝不及防之下,阵势一下子就有点乱了。

  汪直与卫茂二人提着饮血无数的绣春刀,将先前憋着的一股气力一并爆发出来,顿时便又将两个白莲教徒斩于刀下,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的。

  两人身上新伤又添几处,他们心里明白,这份冲劲维持不了多久,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果局面持续下去,这股气也很快就会消散。

  趁着敌方阵脚稍乱的机会,汪直他们与前来助阵的人碰到了一块。

  一见面,汪直就傻眼了:“怎么只有你一个!”

  隋州正忙着抵挡正面袭来的三个人,以一敌三,却丝毫没有落了下风。

  “你觉得还有谁?”他头也不回。

  “你那两个锦衣卫呢!”

  汪直挥刀格挡迎面刺来的剑风,反身抓向来人,那白莲教徒也是机警,赶忙后退,却仍慢了一步,肩膀直接被汪直如同铁爪般的五指牢牢钳住,又身不由己地被汪直用来当作挡箭牌,正好此时又一名白莲教徒挥着峨眉分水刺向汪直袭来,冷不防眼前人影一闪,一对兵器却扎入了同伴的身体里。

  同伴发出一声惨叫,那白莲教徒禁不住懵了一下,旋即便被卫茂一刀划破喉管,当即毙命。

  “一个死了,一个不能动弹。”隋州冷冷道。

  汪直一愣,他本以为来的是救兵,谁知道现在只有隋州一个人。

  纵然对方身手不逊于自己,但双拳难敌四掌,一个人能顶什么用,又能拖延多少时间?

  “那唐润青呢!”他还是有点不死心。

  即使唐泛不会武功,放在这里也只有别人保护他的份,但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他是拖后腿的累赘,因为他的谨慎细心,足智多谋,已经成为足够令人信任倚仗的本事。

  可以说,先前汪直他们之所以能撑那么久,未尝也不是存着唐泛会想办法来帮他们脱困的心思,有了希望,自然才有动力。

  然而现在,在发现来的只有隋州一个之后,不单是卫茂,连汪直都觉得有点绝望了。

  隋唐二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若不是唐泛出了事,隋州怎会孤身出现在这里?

  谁知隋州下一句话却是:“他去寻找破阵之法了。”

  汪直大喜过望,重新燃起一丝希望:“能找到吗?”

  隋州没有回答。

  这个问题他确实回答不了,恐怕连唐泛都回答不了。

  如果找得到,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找不到,那大家只有死路一条。

  隋州也意识到汪直二人现在都是强弩之末,若是回答不知道,估计他们的失望会更大,便换了个话题:“你们看到出云子没?”

  汪直狐疑:“没有,他怎么了?”

  隋州沉声道:“他杀了韦山,润青怀疑他就是李子龙。”

  汪直又惊又怒:“此言当真?!”

  隋州嗯了一声。

  汪直不知道唐泛怎么会有这个判断,但只要是从唐泛口中说出来的,他下意识就已经有了七分相信。

  一开始他也觉得出云子出现的时机太巧,所以才会将他放在身边就近监视,但后来接连出了丁容的事情,出云子本身又没有什么可疑的动机和条件,便逐渐被他们剔除出名单之外。

  万万没想到,绕了一圈,出云子不仅也是内贼之一,而且他的身份,比起丁容孟存等人来,还更为震撼。

  确实,谁会料想那个犹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妖道,从京城死里逃生之后,还敢出现在他们面前?谁又会想到,他会以鞑靼王庭的国师身份,屈尊亲自跑到这里来布置一切?谁又会将出云子跟李子龙联系在一块?

  汪直只要一想到自己身边竟然环绕隐藏着那么多白莲教徒,而自己却犹然未觉,就打从心底有一种被人玩弄的愤怒。

  “李子龙你这个龟孙子,给老子滚出来,是不是你娘生你的时候少生了个卵子,让你成天只会藏头露尾吗?你就跟个娘们似的,只会让手下冲锋陷阵,自己则躲在一边看热闹,还是说你本来就是女扮男装?看来你那些手下也真是脑子进水了,竟然会听你这样一个男女不分,雌雄莫辨的妖人的命令!来来,快到爷爷面前来,把衣服脱下来,让你那些教众瞧瞧,你究竟是男是女!”

  虽然他们自己看不清楚,但这声音运上内力传递出去,敌方的人肯定都听得一清二楚了。

  汪公公的骂功不可谓不厉害,这一通猥琐的侮辱骂下来,估计连死人都要气活,更勿论自诩不凡的李子龙李道长了。

  不一会儿,从风沙中便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细听确实与那出云子的声音有几分相似。

  “汪直,你现在也就只能耍耍嘴皮子了,别说我没给你活路,只要你肯乖乖投降,我还可以向达延汗求情,饶你一条性命!”

  汪直哈哈大笑:“李道长,李姑娘,还是李嬷嬷?本公要如何称呼你?你倒是给个准话啊!”

  他知道白莲教的人根本不可能杀他,否则也不至于拖了这么久的时间,所以越发有恃无恐。

  汪直这话刚出口,隋州他们便感觉对方的攻势又凌厉了几分。

  与此同时,李子龙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死到临头犹不自知!”

  隋州眯了眯眼,蓦地拔地而起,足尖踩住汪直的肩膀借力,直接提起朝前方的某一处飞掠过去。

  汪直冷不防正好被他踩中了伤口,骂声顿时转移目标:“隋广川你哑巴吗,要踩之前不会先说一声啊?!”

隋州忽然道:“我若掉下去,也就没人再逼你回答那个问题了。”

  唐泛还没反应过来:“什么问题?”

  隋州:“心悦君兮,君心可同?”

  这可比昨夜在帐篷里说得直白多了,敢情隋镇抚使早已明白唐大人的秉性,索性借着当下的情势,就将话说了个明白,断不容他有任何逃避。

  唐泛完全被问懵了,好半晌,才咬着牙道:“根本不存在你掉下去的可能性,我不会让你就这么过去!”

  黑暗中,他看不见隋州的表情,但不知怎的,却能感觉到他身上流露出来的那股失望。

  鬼使神差地,唐泛不由伸出手抓住他的袖角。

  自然,唐大人也看不见对方眼底闪过的那一抹笑意。

  仿佛过了许久,见唐泛一直没有说话,隋州便将袖子从他手中轻描淡写抽出,在他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身形微倾,而后高高纵起,跃向黑暗之中,如同一只在黑夜里翱翔的雄鹰。

  唐泛的心瞬间提了起来,他只能紧紧盯住前方起起伏伏的身影。

  期间不过眨眼的工夫,但对于唐泛而言,却仿佛过了千万年。

  隋州没有失足落下去,也没有遭遇危险,他的身影稳稳落在对岸。

  唐泛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要虚脱了,比面对一百个孟存还要累。

  心累。

  外加心塞。

  虽然多带了个人,不过在隋州来说却并非什么难事,很快,他便携着杜瑰儿回到这边。

  唐泛顾不上腿软,上前便抓住他的手臂,似乎为了确认他安全无虞,力道大得异乎寻常,指甲几乎透过衣服,深深掐入对方的肉里。

  虽然有些疼,但隋州并没有阻止他,而是抬手摸了一下对方的耳垂。

  只有短短一瞬,温热的触感拂过肌肤,连带着半边脸都滚烫起来。

 被这个猜测震撼到了的唐泛跟杜瑰儿说完话之后就有点魂不守舍,虽然旁人未必看得出来,但隋州何许人也,他与唐泛相识数载,无事的时候几乎形影不离,又怎会看不出来?

  他心中隐约也猜得出唐泛在纠结什么,却并未点破,直到休息时分,二人都在帐篷里躺了下来,旁边那人却翻来覆去扰人清眠,隋州才终于出声:“润青。”

  唐泛立马不动了,装睡。

  隋州:“……”

  他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伸手在他腰上轻轻拍了几下。

  怕痒的某人随即反射性地瑟缩,立时就被戳穿了装睡的事实。

  “……唔?”唐泛假装自己刚刚醒来,还揉揉眼睛。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隋州叹了口气。

  “是被你叫醒了。”唐大人面不改色地扯谎。

  “杜瑰儿与你说了什么?”隋州问。

  “也没什么,就是闲话家常。”唐泛打了个哈哈,依旧侧身背对着他。

  “你转过来。”隋州道。

  “天色不早了,睡罢,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唐泛不为所动。

  任是隋州再淡定,面对唐大人这种逃避的行为,也实在是忍无可忍。

  他原本以为只要给对方多点时间,以唐泛的聪明,迟早是可以明悟的。

  但现在看来,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有时候面对某些人,就非得采取一些手段才能奏效。

  当下隋州也不废话,直接将对方的肩膀扳过来,然后欺身压上。

  趁着对方惊呆的当口,隋州二话不说便吻了下去。

  关外的夜里很冷,寒意从帐篷的缝隙里钻进来,无处不在地侵蚀入骨。

  白天里还风和日丽的天气,入夜之后连风也呼呼地刮了起来。

  然而压在他身上的人又是如此火热,体温由彼此紧紧相贴的肌肤传递过来,几乎令人恍惚觉得外界的一切寒冷悉数被隔绝屏蔽。

  “如此,你明白了吗?”良久,隋州微微拉开一些距离,一只手半撑起身体,以免自己的体重都压在对方身上。

  唐大人脸上迷茫未褪,嘴唇微肿泛着水光,让隋州很想再来一次。

  只是考虑到当下的情形,他觉得还是先将事情说清楚得好,免得这人事后又赖账。

  隋州深深地看着身下的人,将早前的话又缓缓重复了一遍:“我早有意中人,他害羞,还很爱吃。”

  “……”唐泛觉得自己向来清明睿智引以为傲的思路,如今正有乱成一团浆糊的趋势。

  混乱之中,夹杂着几分震惊,几分茫然,又似乎还有几分意料之中。

  然而为何会在意料之中?

  他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博君一肖是真的~这不就是彼得潘与辛德瑞拉里面谢竹星和王超的原型吗!!!小谢是洛阳人,dancer,超超是大眼睛超可爱的Singer👍👍👍👍👍👍👍💋💋💋💋💋💋💋💋


【一个英俊的目录】

穆穆不惊左右:

文章没写几篇倒先整理了目录,什么人啊这是。


(蔺靖、谭赵和多cp在下面)




凌李:


【凌李】假正经:一个套路与反套路的故事。




【凌李】每次扫黄都有你  :大概是凌院长见到扫黄现场的李sir,发生了一些不可言说的玄妙误会。




【凌李】他们中出了一个叛徒:阿诚哥家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神,财神诚、花仙霖、丘比平,只有命中注定的人才可以看到守护神,所以在单身这条康庄大道上一路狂奔的小李警官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守护神到底是什么。




【凌李】信息素里都是骗人的:李熏然同志,是一个有着alpha味信息素的omega,而院长先生是……




【凌李】李熏然的江湖到底有多大:古代au,满足一下养成的恶趣味,有串门子的蔺靖。




【凌李】当我们想睡李熏然的时候,凌院长在想什么:因为吃盒饭而爆红网络的小李警官和电器困难户凌院长的故事。或者一个低端僵尸粉的励志上位史。




【凌李】从小就都是李熏然的错:凌院长会读心术,可以看到李熏然所有的心理活动,结尾处有拇指阿诚出没。凌远:熏然,你是不是又想吃了?李sir:没有!凌远:我听到了。




【凌李】李熏然说你现在可以摸摸我了:李熏然在看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就会开始发电,小赵医生手机没电的时候,就给李熏然看一张凌远的照片,然后把小李警官当充电宝用。嗯,然后我写不出介绍了,戳链接吧?




【凌李】路人赵的旁白:赵启平第一人称的回忆录,啊,这是一个很有情怀的小赵医生。




【凌李】在这呢:阴差阳错,全世界都以为他们吵架了的故事。




【凌李】一次失败的发情:一次耍流氓的abo混战。吃瓜群众戏份很多。




【凌李】我们家没李熏然这么不会演的:相亲的时候遇见了暗恋的院长,为了维持一个正直的形象,李熏然一顿饭不敢吃不敢喝,被对方误以为是老干部,之后为了gin住这个美好的形象,硬生生用糟糕的演技把人设演了下去。可能一家子的小金人都被李熏然一个人砸完了。




【凌李】三次被他跑了,一次他没有:熏然散尽还复来的故事。




【凌李】有关于同居的二三事: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琐事日常絮絮叨叨。




【凌李】李熏然到底是A还是O:尝试一下论坛体,吃瓜群众有关于小李警官到底是A还是O的讨论,不吹不黑,理性讨论你局一根草李熏然到底是A还是O?




【凌李】都给我回去上班:论坛体+1,主题:李熏然被一个路人拍到照片,误以为是某个明星,去娱乐论坛求名字的故事。主题:身为制服控的我现在大概是废的了,今天在上班路上看见一个穿警服的小哥。




【凌李】凌院长问李熏然你到底姓什么:一个手癌的故事,不能剧透,剧透就什么都没有了。




【凌李】从小就是李熏然跑得慢:万兽之王李熏然,作为山里一霸,担负起了下山抓人欺凌弱小的重任,结果抓了个男人回来,男人说,怎么会有你这么小的狮子啊?




【凌李】和一个老干部谈恋爱是怎样的体验:知乎体,中老年表情包出没请避让。




【凌李】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户口的凌院长:在一个大熊猫需要计划生育的平行宇宙,人类是稀有物种,狮子李熏然捡了一个人类凌远回家养、




【凌李】先生,我也想要五星好评:李熏然本来是在南天门拎着警棍巡逻的小警察,后来替他阿诚哥走马上任去凌远家里当管电器的神仙,因为专业不对口,所以工作不熟练,凌院长表示差评要退货。




下面三篇是我的男友不是人系列:


【凌李】把李熏然关进电脑需要几步:李熏然是杀毒软件自带的桌面宠物,一只会每天绕着电脑屏幕跑圈做晨练的小狮子。




【凌李】那天凌院长买了一袋糖雪球:李熏然是一只圆滚滚的糖雪球。




【凌李】那个躺在凌院长口袋里的李熏然:凌院长为什么一直用4s呢,因为4s里住着一个李熏然,siri李熏然和4s狂热爱好者凌院长的故事。






【凌李】我也希望可以去看看不老歌长什么样子:一个非常放飞的娱乐圈AU,发现介绍越写越短了。




【凌李】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写过网红小李警官,这次是网红凌院长。灵感来自@博物杂志,一个一本正经的网红凌院长和一个凭借自拍出位的小李警官的故事。




【凌李】李熏然,点个烟:灯神李熏然,凌远换灯泡的时候擦了三下灯管,李熏然从灯管里飘飘悠悠晃出来:愚蠢的人类, 想要我帮你实现什么愿望?




【凌李】那天凌院长捉到了一只鬼:小李警官是一只鬼,小甜饼!真的只是一块饼。




【凌李】:凌院长仍未只那天李熏然看见了什么:一个略大的脑洞……真的略大,就不剧透了,咳咳咳。




【凌李】哥,我觉得我要恋爱了:预知未来梗,一个可以预见未来的李熏然。李熏然对阿诚哥说:哥,看见那个男人了吗,我觉得我要跟他恋爱了。




【凌李】一切凌远都是纸老虎:李熏然不小心和十年前的自己发短信的故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总想着剧透。




【凌李】一个从不乱写乱画的李熏然:死神李sir,来找凌院长签合同,后来签着签着住进人家家里的故事。




【凌李+蔺靖】太字辈的都不容易:因为是两个cp,所以放在交界处……小李和殿下还是小娃娃时候的故事。




蔺靖:


下面三篇我有点喜欢哈哈哈哈。


【蔺靖】你真的是一条龙吗:哭包和阁主小时候的故事。




【蔺靖】先生,请你自重。:哭包和阁主长大了的故事。




【蔺靖】琅琊阁主又来信了:哭包和阁主转世为人的故事。




【蔺靖】无忧:我从你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喜欢你啦。




【蔺靖】陛下厉害:我为阁陛卖过安利放我去见萧总!




【蔺靖】萧景琰,有你的贡品:地府au,写不出介绍来了,想出来了再写。




【蔺靖】记一次愉快的网购经历:阁主逛论坛看见了陛下求拼单代购的帖子,于是两个人就愉快地一起拼单买起了榛子酥的故事。




【蔺靖】恭喜殿下:假如大梁人民有手机,而萧景琰是一个手机使用困难户。视频早朝,在一众被滤镜漂得过分英俊的大臣中,只有靖王殿下一个人黑乎乎的,这真是成何体统!




【蔺靖】陛下他又背着包袱跑了:陛下带着磕掺的全部家当,骑着马背着包袱,单枪匹马三顾琅琊山的故事,优雅污。




【蔺靖】暴君与小刺客:依旧是恶趣味,身份互换,刺客萧景琰来刺杀暴君蔺晨。




【蔺靖】有美一人兮:不知道怎么介绍,名字看起来很正经,内容并不那么正经就是了。




【蔺靖】殿下,浇点水:萧景琰从小脑袋顶上就开了一朵小花,只有蔺晨一个人可以看见,他开心了花也开得好,他不开心了花就蔫巴巴,后来花花不见啦!




【蔺靖】一介草民:靖王殿下变小之后听蔺哥哥讲那过去的故事,还要吃一吃自己的醋。这篇有个后续:【蔺靖】别扭




【蔺靖】现在欠了三文钱:一个套路连着套路的故事。全世界都套路萧景琰的故事。集齐七个弟弟就可以召唤神龙了哦。




【蔺靖】靖王说他不改差评:阁主开了个琅琊网店,整个大梁都沉迷网购不能自拔,萧景琰也决定去买匹马……和建军一起聊脑洞,还是hin愉快的呀。




【蔺靖】靖王今天又没上朝:一个奇怪的故事,我们后来都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可怕笑声。




【蔺靖】怎么又是你:天帝的七儿子萧景琰,在仙界大搞改革开放的时候,被指下仙界,听说外国龙没事都要抓个公主,那萧景琰,你也给父皇抓个公主回来吧。你猜靖王抓了个谁?




谭赵:


【谭赵】桃花岛和大老板:一个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谭赵】俗不可耐:一个桃花岛和大老板的俗气后续。




【谭赵】聚会自救指南:在围观群众心目中,小赵医生一直是个很正经的小赵医生,直到有一天他喝多了……




【谭赵】假不正经:没什么故事性,连柴米油盐也没有……大概是些流得不甚流畅的流水账。




拉个郎系列直接去拉个郎的tag里找就可以啦。




多cp: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⑤系列,全员成精系列。哦不,除了杜见锋。对不起啊旅座。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①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②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③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④




【多cp】嘿,签个字:  如果你萌的cp有了孩子,小孩考了43分,不及格,老师要求家长签字,他会拿给谁签?




楼诚大型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单:如题。




【多cp】如何用楼诚打出一副扑克牌:如题,我出两个李熏然。出牌了送我一副好嘛!




【多cp】要听一段不靠谱故事吗:有了全员成精系列,也就有了全员成仙系列。个人对小李警官和阿诚哥的人设非常满意沃!




【多cp】他们每天都不务正业:全员成鬼,阿诚哥和平平搞事情。




【多cp】好的,先生: 神奇动物在锅里。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①:内容如题目,全程都在认真地点题,绝对没有跑题!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②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③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④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⑤




还有几个三个楼诚和蔺靖互相穿越的故事


第一次是阿诚哥和靖宝宝互穿:皇帝与间谍


第二次是明长官和蔺阁主互穿:长官与江湖人士


第三次是组队互穿:皇帝与三个情报工作者




整理目录主要原因是……害怕以后真的写多了整理起来会很辛苦,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特别励志。


穆穆不惊左右同志,生于2016年6月27日,卒年不详。


名字出自方孝孺的《蜀府敬慎斋》: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含桃 巨好看!!!各种cp我都like!

最喜欢两只孔雀了!

全文滴鸟🐦我都爱啊啊啊啊啊

爷爷辈cp全文最惊喜

我的妈 轰爆太好吃了吧!


老相册:

渔夫

1930年代,伊斯坦布尔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